案例

金色圣殿——西藏拉萨大昭寺

《阿拉丁·设计》 2017-01-06

摘要:照明设计师以黄色为主色调,采用“欲扬先抑”的照明手法,强化了大昭寺的地标性地位,营造出纯净圣洁的具有佛教氛围的光环境,展现了“金色圣殿”的恢弘大气。所谓“欲扬先抑”即为凸显特色建筑元素而将建筑整体照明水平降低,把较多的笔墨设置于要重点表现的建筑元素上。

  项目信息

  项目名称:大昭寺夜景照明工程

  项目地址:西藏自治区拉萨大昭寺

  照明设计:南京路灯工程建设有限责任公司

  施工单位:拉萨市圣城建设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业主单位:拉萨市城市建设投资经营有限公司

  大昭寺位于拉萨老城区中心,又名“祖拉康”、“觉康”,藏语意为佛殿,始建于唐贞观 21 年(647 年),是西藏现存最辉煌的吐蕃时期的建筑,也是西藏最早的土木结构建筑,融合了藏、唐、尼泊尔、印度的建筑风格,成为藏式宗教建筑的千古典范。由于大昭寺屋顶以及屋内装饰多为金黄色,在阳光下闪着金色光芒,因此被称为“金色圣殿”。照明设计师以黄色为主色调,采用“欲扬先抑”的照明手法,强化了大昭寺的地标性地位,营造出纯净圣洁的具有佛教氛围的光环境,展现了“金色圣殿”的恢弘大气。所谓“欲扬先抑”即为凸显特色建筑元素而将建筑整体照明水平降低,把较多的笔墨设置于要重点表现的建筑元素上。

  主入口

  大昭寺主入口是由入口建筑、唐柳、唐蕃会盟碑围合而成的凹形空间,极具私密性的围合空间为信众聚集、静心诵经、虔诚叩拜提供了一个安静的场所。主入口的整体照度维持在很低的水平,依靠入口两侧远处投光灯补光。两侧的建筑立面及窗户不做处理,仅对具有极强象征意义的祥麟法轮、胜利经幢、法轮以及香布进行精确的投光照明,表现闪亮的金属材质和表面的雕塑肌理。整体暗下来的空间环境浓郁、厚重,给信徒提供了潜心礼佛的暗空间,而对金光闪闪的圣物投光所形成的强烈的明暗对比和材质表现则充分表达了对神明的仰视,具有极强的心理暗示作用。整个空间空灵、飘逸,传达出对神明无限的敬仰。

  正立面

  大昭寺面向广场一侧的建筑立面是最为重要的照明表现载体。立面下半部白墙采用小功率 4,000K 中性白光进行投光照明,赋予建筑最简约自然的基础光色。建筑上半部分亮度较高,采用 3,000K 的色温,对边玛墙、窗户等重要元素进行重点照明,眩光控制良好,很好地突出了建筑的细节。通过上下部分的明暗变化、光色对比实现照明层次的变化,图案关系上更易于凸显建筑层次美感,并赋予建筑更自然纯净、浓郁厚重的意韵。

  主殿

  松赞干布主殿等四个大殿位于大昭寺中心位置。其中,主殿相较其余三个殿具有较高的照明水平,与主入口立面有一定的距离,由此形成视觉层次的延伸,景深关系上也具有更多的远近层次和明暗变化,整体画面效果更为立体、厚重和饱满。主殿金顶是整个建筑的照明核心,采用屋顶投光加远处定点投光的方式进行照明,营造出金光闪闪的照明效果,震撼人心,传达崇敬神杰之意。

  别院

  大昭寺的外围是热闹的八廓街。与照明繁复的八廓街相比,设计师则将大昭寺除正立面以外的立面照明简化处理,用洗墙灯洗亮立面顶部的边玛墙形成明亮的天际线,梳理出清晰明快的游线。正立面两边的侧立面是游客和信众进入或走出八廓街的观景区域,设计师在这两个侧立面上采用人与建筑、人与光互动的照明形式,利用投影灯在白墙上投射光斑,增加游客游览的兴趣点。灯光照在虔诚礼佛的信徒身上,在墙面上形成投影,增加了神圣的气氛,人与建筑、与宗教自然而然有了更深层次的交流和互动。游客信众沿着大昭寺外立面完成一圈的行进线路,同时也完成了一次转经线路。移步异景的照明处理手法贯穿整条游线,看似形散,但明暗变化有序,图底关系明晰,空间氛围得到了强化,提供了完整的意为“圆满”的游览心理过程,无论从照明形式上还是心理感受上,都是某种意义上的“完形”。


最新评论

用户名: 密码: